健康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频道 >> 苏联健康 >> 正文

斯大林谈所谓列宁“遗嘱”问题

2017-9-15 18:56:00 中国文化新闻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4-02-26  作者:  来源: 

 

斯大林《托洛茨基反对派的过去和现在》(一九二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在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全会会议上的演说)节选

现在谈谈列宁的“遗嘱”。你们都听见了反对派分子在这里大喊大叫,说党中央委员会“隐瞒了”列宁的“遗嘱”。这个问题,我们在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全会上讨论过好多次,这是你们知道的。(喊声:“几十次了。”)事实已经证明并且再三证明了:谁也没有隐瞒过什么,列宁的“遗嘱”是给党的第十三次代表大会的,这个“遗嘱”已在代表大会上宣读过,(喊声:“对!”)代表大会一致决定不把它公布,其原因之一是列宁本人不愿意而且没有要求把它公布。所有这些,反对派并不比我们大家知道得少,然而反对派竟敢宣称中央“隐瞒了”“遗嘱”。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在一九二四年就发生过关于列宁“遗嘱”的问题。有那么一个叫做伊斯特曼的,从前是美国共产党党员,后来被驱逐出党。这位先生曾经在莫斯科托洛茨基分子中间鬼混过,收集了一些有关列宁“遗嘱”的传闻和谣言,后来跑到国外出版了一本书,叫做《列宁死后》。他在这本书里不惜笔墨,大肆诽谤党、中央委员会和苏维埃政权。这本书的主要根据就是所谓我们党中央“隐瞒了”列宁的“遗嘱”。因为这位伊斯特曼有一个时期跟托洛茨基有过来往,现在抓住托洛茨基并且引用反对派的话,使托洛茨基在“遗嘱”问题上负起污蔑我们党的责任,所以我们政治局委员建议托洛茨基跟伊斯特曼划清界限。因问题十分明显,托洛茨基确实跟伊斯特曼划清了界限,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有关的声明。这个声明发表在一九二五年九月“布尔什维克”杂志第十六期上。

让我读一下托洛茨基这篇文章中说到党和党中央是否隐瞒列宁的“遗嘱”的一段话。现在就来引证托洛茨基的这篇文章:

【“伊斯特曼的书里有几个地方谈到中央对党‘隐瞒了’列宁在逝世前不久写的许多极其重要的文件(指的是民族问题的书信、所谓‘遗嘱’等等),这无非是对我们党中央的污蔑。从伊斯特曼的话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似乎弗拉基米尔·依里奇曾经指定在报刊上发表这些带有组织内部建议性质的书信。事实上,这是完全不对的。弗拉基米尔·依里奇从患病时起就再三向党的领导机关和党的代表大会提建议,写信等等。所有这些书信和建议,当然总是按照指定送达,通知了党的第十二次和第十三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当然对党的决定也总是发生了应有的影响;这些书信所以没有全部发表,那是因为写信的人没有指定在报刊上发表。弗拉基米尔·依里奇没有留下任何‘遗嘱’,无论就他对党的关系来说,还是就党本身的性质来说,都不可能有这种‘遗嘱’。在流亡国外的俄国资产阶级、外国资产阶级和孟什维克的报刊上通常提到的‘遗嘱’就是弗拉基米尔·依里奇的一封内容是组织内部建议的信(已经被歪曲得面目全非)。党的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像对待所有其他书信一样,也非常重视这封信,并根据这封信做出了适合当时条件和情况的结论。关于隐瞒或违背‘遗嘱’的一切论调,都是恶意的捏造,完全违反弗拉基米尔·依里奇的本意和他所建立的党的利益。”】(托洛茨基的文章“关于伊斯特曼<列宁死后>一书”,载于一九二五年九月一日《布尔什维克》杂志第十六期第六十八页)

看来是很清楚了吧?写这篇文章的是托洛茨基,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现在,托洛茨基、季

122页 当前第:1/2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