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政治宗教 各走一道

2016-6-17 14:46: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04-11 09:44:07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政治与宗教的功能是绝对不一样的。如果说政治带给人们灿烂的太阳,宗教则带给人们温柔的月光;如果说政治引导人们去创造生活,宗教则引导人们去感受生活。政治调整着人们的现世生活,宗教引领者人们走向来生的世界——

 

M•德•克莱蒙-托内尔先生说:“宗教和国家是两个截然不同、毫不相关的事物,把他们融为一体,只能使两者都失去自然属性。”(29)清华大学历史学家秦晖在其《问题与主义》一书中指出:“信仰是可贵的,但信仰不能成为强制的理由。乌托邦信仰不能成为强制的理由,现实主义同样不能成为强制的理由。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呼唤一个人格独立、信仰自由的公民社会。”(30)国家设置的政治机构,亦即权力机构,是主持现实社会的,表现出来的是由外向人内心的法律制度;宗教是主持理想社会的,表现出来的是人内心向外的情感信仰。前者是强制性的,后者是自愿性的;前者是极具理性的,后者是极具感性的。

 

德国作家莱辛在其1759年出版的《寓言集》中有一则“夜莺与孔雀”的寓言,隐喻了政治与宗教各具特点:在一片森林里,夜莺的歌唱得最好,于是,看不起其它鸟类。而其它鸟类也远远地离开夜莺。夜莺妈妈想改善一下与其它鸟类的关系,以便帮助孩子们相处更多的小朋友,增添生活乐趣。于是,夜莺妈妈首先飞到孔雀身边。“美丽的孔雀,我很钦佩你!”“可爱的夜莺,我也很钦佩你!”“那么让我们交个朋友吧。你看上去很悦目,而我听起来很悦耳。我们没有必要互相嫉妒。”从此以后,夜莺与孔雀交上了朋友,在同一片森林里和睦相处着。(31)

 

然而,政治与宗教却在很长时间里不能保持各自特点,和睦相处。王权霸据皇权,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皇权抢占王权扩张自己的社会势力。看似政教合一,其实是政权不像其政权,宗教不像宗教,而是政权与宗教互不相让、结成的一个临时同盟罢了。当时的罗马监狱里已关不下基督徒了,尽管统治者不断血洗基督城,以致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仍然无济于事,小基督徒很快又长大了。面对斩不尽杀不绝的基督徒,政、教“求和”了,基督教成为罗马的国教。可是,由于长期政权对宗教的不宽容,以至于宗教徒们也失去了宽容心。他们在文化上独尊《圣经》,废除所有不崇拜上帝的书籍,甚至开出《禁书目录》,囚禁着科学与崭新的思想。中世纪的欧洲,到处设有经学院,到处设有宗教法庭。火烧科学家布鲁诺就是宗教法庭干的一件遗臭千古的丑闻,如同罗马皇权将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一样,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宽容的丑恶事件。

 

这里,引用意大利诗人但丁的喜剧长诗《神曲》和意大利小说家薄伽丘创作的短篇小说集《十日谈》(被后人称为《神曲》的姐妹篇),以此透视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的专横与腐败。

 

但丁从1300年起便开始创作长诗《神曲》,直到逝世前不久才完稿,前后共花了20年时间。他的遗体被安放在一口石棺中。这口石棺一直保存到今天。恩格斯对但丁评价很高,说他是中世纪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最初一位诗人。他的《神曲》共有100首诗歌,长达14000行,由“地狱”、“炼狱”、“天堂”三篇组成。写他游历了地狱和天堂。“地狱”像个大漏斗,共有九层,越往下越小,这里面都是生前有罪的人。罪孽越重

12344页 当前第: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