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宪政是政府与人民的裁判

2016-6-17 15:03: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04-11 10:34:19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联合国宪章》是近200个成员国的共同的宪法,是世界范围内最大的宪法;《欧洲联盟条约》及《社会宪章》、《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协约》系欧盟成员国共同的宪法契约(正在通过《欧盟宪法条约》);《阿拉伯国家联盟公约》系阿拉伯国家的共同的宪法;《非洲统一组织宪章》系非洲签字国共同的宪法;各个国家的宪法是各国最大的法律;而在国家以下的单元,诸如州或市的宪法同样存在,如中国的《香港特区基本法》、《澳门特区基本法》,美国的《弗吉尼亚州宪法》、《加利福尼亚州宪法》等。从整个法律体系上说,宪法具有最大的宽容性,它所规范和调整的是所在那个共同体最根本的政治制度和人民主权,是那个共同体最一致的“关于国家权力与人民权利”的宣言书,是那个共同体保障人民平等与自由的最强大的原动力。如果没有宪法(指民主宪法),那个共同体的天空就仿佛没有太阳,人民就得不到舒适的温暖和足量的光明。没有宪法而谈法治,无疑是画饼充饥,人民只能在贫困与饥饿中挣扎度日。

 

有了宪法,是不是就能够充分保证共同体区域内的人民可以行使其自由的权利了呢?未必,真是未必!《联合国宪章》第一条规定:“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并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体办法,以防止且消除对于和平之威胁,制止侵略行为或其他和平之破坏……”可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侵略战争的炮火基本就没有平息下来,征服与自卫始终是众多国家的一个主题词。而在很多国家的宪法当中,规定了公民存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宗教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实际上又给了公民多少这样的基本权利呢?法国的罗伯斯庇尔年代,苏联的斯大林年代中期,中国的毛泽东年代后期,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年代,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年代,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年代,阿富汗塔利班年代……宪法成了统治者手中一块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法院成了他们的绊脚石,于是一脚踢开。自己一句话,甚至一个手式一个眼神,就可以把某个人杀了。

 

因此,有了宪法,必须要有宪政。中国北京大学刑法学专家陈兴良指出:“有宪不行,等于无宪。因此,行宪是关键,行宪意味着宪法的实施。”(17)宪法只是共同体的人民商议出来的一个大的规则,或称之为法则,它规范着一个对立而又统一的单元——其政府与人民的权力与权利,它调和着政府与人民,即社会公益与个人利益的冲突,它最大限度地促进着人民的安全、自由与幸福。但是,宪法毕竟是一个静态的东西,它如同一首悦耳的乐章,需要音乐家的弹奏;它如同一幅美丽的油画,需要展览馆的展出;它需要的是公开而不是收藏,它需要的是“激活”而不是处在冬眠状态。正如美国法律家潘恩所言:“宪法不仅是一种名义上的东西,而且是实际上的东西。它的存在不是理想的而是现实的;如果不能以具体的方式激活宪法,就无宪法可言。”(18)那么,就要有一个宪法执行官。这个执行官24小时监视着政府,看着政府哪一项行政行为冲撞了宪法,哪一部法律法规违背了宪法,他就会像世界杯足球场上的主裁判一样,迅速出示黄牌警告或红牌罚下。其实,政府和人民也就是足球场的“红对”与“黄队”。倘若有足球规则而无执行规则的裁判官,结局又会怎样呢?

 

还有,统治者经常扛着宪法的旗帜,喊着公共利益的口号,越过公权力的边界,侵犯私人领域和私人利益。英国思想家埃得蒙·柏克指出:“一言以蔽之,国家应该把自己限制在真正的、严格的公共事物——公共和平、公共安全和公共繁

123456789101111页 当前第:1/11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