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法律,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关怀

2016-6-17 15:07: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04-11 10:39:34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如果许多人不知道某一个法律而触犯了它,这是法律的悲哀。为什么体现公意的法律而民众都不知晓呢?

 

如果许多人知道某一个法律而又不得不背离它,这是法律的失败。为什么自认为是维护民众和自由的法律却不受拥护呢?

 

如果许多人熟悉某一法律而又从内心痛恨它,这是法律的邪恶。不用问,这是那些残暴而又虚伪的统治者,用法律这块圣洁的丝绢包裹着他们肮脏的心魂。

 

法律应当是共同体内部民众的合意,应当是他们达成的一致的契约,应当是维护他们自由和幸福的保护神。可是,无论在哪一个共同体,包括国家这一个单元的共同体,总有一些民众是知法犯法的,总有一些民众是不知法而犯法的,他们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可是,都是他们不可饶恕的罪过吗?被监禁的人,被处极刑的人,都是他们损害了第三人的权益吗?都是他们破坏社会的公共利益了吗?不,绝对不是的,如果说有一半是他们过错的话,那还有一半就是法律的过错;如果说他们没有责任的话,那就是法律的全部责任。

 

传统的法哲学,总以为法律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统治,法律只是大多数人意志的集中体现,于是,在举手表决通过一项契约时,总是少数服从多数。卢梭接受英国洛克的思想,在其《社会契约论》中论述道:“在一个完善的立法之下,个别的或个人的意志应该是毫无地位的,政府本身的团体意志应该是极其次要的,从而公意或者主权的意志永远应该是主导的,并且是其他一切意志的唯一规范。”(31)卢梭的观点在当时的世纪年代是不错的,在整个人类社会大多共同体都是少数人统治大多数人的专制社会末期,卢梭的观点是伟大的。然而,人类社会在不断文明进步,永远沿袭这一观点的法哲学家们似乎就有刻舟求剑之嫌了。

 

法国思想家泰•德萨米在其《公有法典》一书中引用了西哀士先生的语录:“两个人之间可以在能力上存在不平等,但是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他们可以在权利上不平等。社会法律的设定,绝不是为了使弱者更弱,强者更强。恰恰相反,而是为了保护弱者以抵御强者,保障他们获得全部权利。”(32)弱小民族,弱势群体总是少数人,那就理所当然应当受到强者——今天的多数人的关怀。关怀弱者,是法律孜孜以求的永恒的目标。

 

英国思想家阿克顿在其《自由与权力》一书中指出:“法律只能为公共利益而制定,而且为了公共利益,有时法律可能暂时搁置起来;如果公共利益是以牺牲个人利益而为代价才能换取,这样的公共利益就不值得考虑。”(33)然而,实际上更多的政府或者急功求利,以显示自己的政绩从而维护自己的官场的位置,或者是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从中牟取自己的经济利益,于是总是或大或小损害少数人的利益。

 

   中国清华大学法理学教授高鸿钧认为:“人们在生理、信仰、利益、爱好或情趣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无视这些差异,试图以整齐划一的价值、规则和体制,将人们打造成‘标准化产品’,无疑会压抑其个性,扼杀多样性,遏制创造性。即使大多数人在所有方面需求都是共同的,存在的差异只是极少数,出于对人权的保护,我们也不应无视他们的需求。”(34)前已述及,法律是在资源相对不足而人类需求又无穷尽时由人们订立的一种规则,它只能满足形式上的

1234566页 当前第:1/6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