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法律人 放道德一条生路

2016-6-17 15:27: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04-11 11:17:05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社会已经进入法治化程度较高的时代。虽然德治是人类理想的状态,但是越来越不具有可操作性。因为社会联系越来越紧密,文化融合越来越突出。那种原本依靠熟人舆论监督和自己良心控制的道德品质也就渐渐松散了。然而,不能构筑德治的理想社会,并不是就此以法律替代道德,更不是就此排斥道德。相反,道德有她天生的丽质,有她天生的地位。

 

虽然法律源于道德,但是,法律只是道德中最低级的那一部分。美国当代学者朗•L.富勒在其著作《法律的道德性》中指出:道德分为高尚的愿望道德和普通的义务道德。法律只是载有义务道德而已。(78-5)

 

从宗教社会,到道德社会,再到法治社会,其实是在一步一步往下走。人类不再相信来生,也不再追寻天堂,于是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做什么。从而跌落至道德底层,依靠残存的宗教信仰,梦想运用法律来维持人类剩余的良心发现,把做人的标准降低到了守法,也就是守住道德的底线。许多人似乎认为,法治社会高于道德社会,法治社会比道德社会文明,法律应当替代道德。当然,这些人肯定是缺失宗教信仰的,甚至是自我标榜的无神论者!他们本末倒置,黑白不分,不知自己从哪里来的,也不知自己要到哪里去。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大踏步往前走,不知道自己是在稀里糊涂地往后退。

 

迈克尔·奥克肖特在其所著《近代欧洲的道德与政治》一书中指出:“无论在什么地方,不符合道德标准的行为全部为法律所禁止,出现这种巧合的概率几乎为零;而合乎道德的行为都刚好完全为法律所许可,则更不可能。即使可能出现法律所许可或禁止的行为与道德标准相吻合这种情况,但要求法律完全体现这一共同体全部的道德信仰,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法律和道德通常会有一个相同的目标,但它们规范人类行为的范围是不同的。在有些情况下,比如说神权国家,法律与道德之间一致性程度比较高,在这样的国家中,法律本身是宗教法,每一种违法行为都被视为是一种罪孽,而每一种罪孽也被认定为是违法,相反,在另一些共同体内,法律与道德之间分歧较大,在这样的共同体中,其成员往往可以信仰不同的宗教和道德,他们的行为都受同一种法律的规范。”(79)

 

由此可以推出一个定论,尽管法律与道德所向往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它们的行走的路径却是决不一致的。法律从道德中派生出来,其天生就是有局限的。它不能替代道德,那就放道德一条生路吧!

 

从神治、德治再到法治,这是人类的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但是,法治是人类无可奈何的选择。人类不忍心看着道德体系分崩离析,为了挽救良心,退到最后一层防线,那就是卢梭的“社会契约”,那就是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那就是当今无数法学家倡导的“法治文明”。人们厌恶一个过分的形式正义,厌恶一个极端的程序优先,人们原本就渴望实质上的正义。怪谁呢?只能怪罪自然资源的有限和人类欲望的无限这一无法调和的状态。法治胆颤心惊地来到世上,可它并不是救世主,救世主只是上帝,只是真主,只是佛陀。从信仰方面说,人类至少有三大共同体有自己的救世主。法治诞生数百年了,至今无一人类的共同体视其为救世主、对法律视作经书、对法官敬重如神!

 

尽管众多法官和法学家企盼人们对法律产生信仰,但这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因为法律是靠外

123456788页 当前第:1/8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