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尴尬的罪名,何时不再尴尬?

2016-6-17 15:52: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10-17 21:37:18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法治中国 三人对话 2004年3月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治中国总策划 吴伟民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陈兴良

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陈文清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自1988年确立以来,已经走过了16年的历程。司法实践中,面对贪官日益复杂的犯罪伎俩,此罪被喻为惩治贪官的最后一道防线,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犯罪。但是它自身的一些矛盾和缺陷也日渐凸显,一个不让犯罪行为悄悄“溜走”的罪名,如今却成了许多贪官悄悄“溜走”罪行的绿色通道——成为法学界和老百姓共同关注的一个话题。

 

2004年3月,阳光明媚,法治中国总策划吴伟民就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存在的问题,与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刑法学教授陈兴良,四川省人民检察院陈文清检察长进行了对话。

 

吴伟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方面成为惩治贪官的最后一道绳索,而另一方面它相比贪污罪、受贿罪而言,惩处的力度要小得多,最高刑只有五年,它是否又会成为贪污和受贿行为的“避难所”?像前面的这个案例,山西省乡镇企业管理局原局长有3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的来源,但是他仅仅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陈文清:从执法、立法的初期来讲,设立此罪是想从严处理的——不因贪官不交代而放纵其罪行。但从现在的司法实践情况来看,不是严了,而是宽了。

 

人大立这个法的目的,是对贪官说不清楚来源的巨额财产也要治罪,而现在的情况是巨额财产的拥有人即使说得清楚他也不说,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成了一个口袋,什么都往里面装。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来源不明财产160多万元、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来源不明财产480多万元、广西区贵港市副市长李乘龙来源不明财产560万元,他们在这个罪上的最高刑就是五年。从司法实践的情况来看,跟我们的立法初衷就不一致了。

 

陈兴良:社会上有一种反映,认为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最高刑才五年,就成了犯罪嫌疑人的避罪港湾。但我觉得对这个问题要有一个正确的看法,因为他说不说是他的态度问题,但根据我国刑诉法规定,被告人构成某项犯罪,应该由控方来举证加以证明,证明不了就应该适用无罪推定原则,不能定罪。

 

而司法实践当中存在一些比较复杂的情况,有些可能是我们的办案机关由于能力或者经费的不足,无法来证明;有些是犯罪嫌疑人拒不交代,使得我们司法机关很难去查清情况。另外在极个别情况下,我认为也不排除有些案件是我们能够查清而不去查。如果是这种情况,在这些案件中,可能就会存在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陈文清: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犯罪嫌疑人说得清楚,而我们查不清楚。比如说,有人贪污300万元,他都说清楚了,说什么过年过节、红白喜事亲戚朋友送的礼金,但是去印证的时候,涉及的面很宽,时间跨度也长,涉及的人员也很多,很难查清楚,最后就定他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往往犯罪嫌疑人还很有看法,说我都说得清清楚楚了,我哪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了,是你们不去查。其实,是查的时候没法印证,所以实际情况比较复杂。

 

吴伟民:这样一来,就使腐败分子有了可乘之机,也导致许多漏网之鱼,漏罚之罪。法律走入了

12344页 当前第: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