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权利救济,一个沉重的话题

2016-6-17 15:54: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对话中国著名法学家江平 2010-10-17 21:42:27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江平,1930年生,浙江省宁波市人。1948年入燕京大学新闻系,1956年于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毕业,1988年被比利时根特大学授予名誉法学教授。1982年起,曾任北京政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校长,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吴伟民:江教授,最近,安徽阜阳发生了因食用无营养成分的“空壳奶粉”而出现了229名“大头娃娃”,其中已死亡15名婴儿。据悉,当地一些制假售假者,还有一些渎职的政府官员已经被拘被捕,另有行政机关因行政不作为而被告上了法庭。可是,在责任部门面对行政责任、责任人面对刑事责任的时候,那些已经死去的和那些可能终身残疾的大头娃娃们的民事受赔权利却晃荡在半空。他们的巨额损失已不是农村小店和那些制假的小作坊所能赔得起的。那么,宪法和法律赋予了公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的民事权利,而这个权利又得不到相当的救济,岂不是将他们的民事权利形同虚设了吗?

 

江平先生:过失赔偿是民事法律的一个基本原则,当然,也辅之无过失赔偿,即公平原则。赔偿是要确定赔偿义务人的,这是相对于受偿权利人的一个概念。当赔偿义务人客观上无力履行这个义务的时候,受偿权利人的权利很可能就要落空。权利、义务,都存在一个主体问题,不能随便转换。

 

你提出的另一个概念就是权利救济。当受害者得不到相当的赔偿时,他们就处在一个弱势群体的位置,政府应当给予必要的救济。你提到的阜阳的受害者就得到了一些救济。在公共灾害事件发生后,比如洪水、泥石流、地震、火灾等,受害面比较宽,受害者比较多,并且又没有赔偿义务人,这就需要政府给予必要的救济,甚至需要国际救助。

 

我认为,政府对弱势民众的救济是必要的。即使从税收中划出一块作为救济资金,也是符合民众意愿的,谁都有可能遭遇意外灾害。而民事赔偿就不一样,不能让政府成为最终的义务赔偿人。

 

吴伟民:您将民事赔偿与民事救济区分开来,给我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根据您提出的过失赔偿的原则,在许多公共事件当中,政府存在管理不善、疏忽职责的状况。比如北京密云在年初发生的灯会踩踏事件,造成37人死亡、15人受伤,密云有关部门确实存在失职之处。对此,政府是否应当予以赔偿呢?

 

江平先生:从法理上讲,政府在一些公共事件中,确实存在过失责任,据此就应作出相应的赔偿。但是,更多的情况下,政府是一种间接责任,而民事赔偿义务人应当是直接责任人。当然,有时候间接责任与直接责任并不那么一目了然,并不泾渭分明,这也是需要研究的。在一些重大事件中,政府通过民政部门给予一定的救济,是不是包含着一定的赔偿成分在里面呢?比如密云踩踏事件的受害者及其亲属就得到了政府的安抚。

 

吴伟民:但是有些情况下,政府并不是完全的间接责任,比如去年发生在河南平舆的重大“木马杀人案”,杀人狂黄勇跨越一年多时间,在自己家里先后杀了17名无辜的中学生,其间,学生家长接二连三不断地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甚至杀人犯将其杀害的一名学生的一只手砍下来扔在大街上,以此试探警方,而当地警方都没有立案侦查,致使更多学生被害。后来,17名被害学生的家长无一提出民事赔偿,因为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