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文化是民族的灵魂

2016-6-17 16:17: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10-17 22:10:14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伟大的约翰·歌特弗利德·冯·赫德(1744-1803)在18世纪末说道:“每一个民族就是民族,它有它的民族文化。”(4)文化在潜入民族灵魂中去之后,就会产生出民族精神。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曾说:“一个民族并不是随随便便一群人,不管以什么方式聚集起来的集合体,而是很多人依据一项关于正义的协议和为了共同利益的伙伴关系而联合起来的一个集合体。这种联合的第一原因并非出自个体的软弱,更多地是出自自然植于人的某种社会精神。”(5)西塞罗又说:“我们罗马人不是从海外,而是从我们民族的本地真才中获得我们的文化。”(6)英国学者鲍桑葵说:“国家是人类精神的形形色色的化身,是历经历史的磨难和失败后在各自领土上形成的集团。每个国家都是一个伦理的国际大家庭的成员。”(7)  

一问:民族是什么?民族就是眷恋赖以生存的那片土地上的一个群体。

玻利维亚历史学家阿尔西德斯·阿格达斯(1879-1946)在其《病态的民族》中,对生活在安第斯山区的印第安人精心地描述着:

“从出生那一天起,印第安人就束手无策地走上了宿命的路。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像牲口一样出生在那片野地里。那些女人在腹中孕育他们的时候,正耕种着他们熟悉的那片坚硬的土地。寒风割裂了她们的嘴唇,冻僵了她们的食指,她们被冻得拿不住农具……从日出到日落,印第安人孤零零地站在凄凉的高原上,注视着死一般寂静的荒野打发日子。他们眷恋土地,眷恋他们出生的那块小天地,哪怕家里再穷,日子再苦,他们也不会背井离乡。他们的音乐只是靠小调支撑,而且单调,哼哼唧唧,就像没完没了的抽泣。一旦有人侵入他们的高原,他们会奋起反抗,几乎不再考虑镇压和惩罚的恐怖,而是像出了牢笼的猛虎一样行动。” 

是的,中世纪的印第安人贫穷落后,劳作辛苦。可是,他们认同那荒凉的高原和那贫瘠的土地,乐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甚至乐于接受寒风刺骨、泥水浇身。这就是一个民族。

一个群体又一个群体,他们无一不把自己生存的那片土地看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无论那片土地是黄色的,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也无论那片土地是干涸的,是潮湿的,还是封冻的;他们都以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以辛勤的汗水耕耘着,以锋利的刀剑守卫着。那个边界,就是他们部族的领地,就是他们家园的围墙,就是他们国家的标志!

“对于民族主义来说,获得土地是首要的,也是最主要的问题。”(8)

犹太人是世界上最具典型的热爱国土的民族。公元135年,罗马军队占领巴勒斯坦,杀掉50万犹太人,其余幸存者被赶出巴勒斯坦,流散在世界各地长达1800多年,深受凌辱和杀戮。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国占领巴勒斯坦。强烈的犹太复国主义驱使犹太人回到巴勒斯坦,与阿拉伯人抢占国土,至今仍在爆炸声中度日。

这不就是眷恋家乡、热爱祖国的民族文化吗?!  

二问:民族是什么?民族就是赞美自己这个人种和外貌体征的一个群体。

英国作家威廉·骚墨赛·毛姆(1874-1965)在其短篇佳作《红毛》中,以无比自豪的心情,描写了与其同属一族的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民族形象。

《红毛》中这样写道:“红毛似乎是人们前所未见的一个最漂亮的美男子。我同当时认识他的不少人——白种人——谈过,他们都一致认为,你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那美貌简直使你大吃

123456788页 当前第:1/8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