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宽容,才是国家安全的疆界

2016-6-17 16:20: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10-17 22:16:56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法国思想家泰•德萨米在其著作《公有法典》中指出:“不要损害别人,好让别人不损害你;要为别人造福,好接受别人赐福。”(22)

 

国家具有着民族性、区域性和社会性的特征。国家存在的价值和目的,是保护自己区域内的民族文化与民族利益,维护自己区域内的社会秩序。因此而已,需要建立军队,以防止其他国家的侵略;同时需要设置警察,以制止国家内极端公民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所以,国家就是代表民族和民众的,是一个民族或若干民族为了安居乐业(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和观赏),共同出资(通过纳税的形式),推选代表,担任管理者(国家首脑等),从而维护大家的利益。国家不能为了他们的自己的民族文化而损害、排斥其他民族文化的一个专制工具,更不允许把他们自己的民族文化政治化、法律化,迫使其他民族接受。因为,“人们决定与那些共享他们文化的人(并且只和这些人)在政治上结合起来。然后,政治组织决定把自己的疆界扩展到自身文化单位的边界,用权力的疆界来保护和维护自身的文化。”(23)

 

然而,许多国家在建立的初期并不是单一民族或多个民族共同认可或共同组建的,而是部族或民族的军事首领在征服其他部族或民族之后,强行征税,强行征兵,借助军事强权建构起国家的“围墙”。

 

哪一个民族没有征服或被征服的历史呢?!在人类发展史上,多少民族通过武力一次又一次扩大了自己统治的版图,正所谓“伟大的民族都是全球的征服者”,(24)而又有多少民族在被侵略之后失去了自己版图。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俄国、中国、美国等都曾是历史上的征服强国。德国和日本虽然是征服强国,但却昙花一现。因为,征服已成为历史。“今天一个民族让所有其他民族俯首称臣的那种力量,同以往相比更是一种不能持久的特权。旨在建立这样一个帝国的民族,会把自己置于比最弱小的部落更加危险的境地,它将遭到普遍的憎恶。所有主张、所有欲望、所有仇恨都会对它构成威胁,而且那些仇恨、那些主张和那些欲望迟早会爆发并吞没它。”(25)所以,美国意图征服越南,前苏联意图征服阿富汗,伊拉克意图征服科威特,均同德国、日本挑起世界大战一样,以失败告终。

 

征服将成为不复存在的历史遗迹,宽容已成为国家之间和平共处的主题词,并正成为国家内部民族之间和平共处的主题词。

 

以军事和武力维护国家之间的看似和平的状态,不应成为人类谋求安全的归宿。不错,人与所有动物一样,均有自卫生存的本能,但是,人类毕竟是高级动物,是有思想有理性的动物,以强化军事的方式来维持表面的和平是劳民伤财的,也是极其脆弱的。一旦某一文化共同体的情绪上来了,就极易发生战争。巴基斯坦学者A·奎雷谢在1996年第6期《LEAD国际通讯》中撰文:“将国民生产总值的大部分花费在军事装备上并不能保证世界的和平及社会经济与政治的稳定。因此,我们需要重新改变这些世界性的话题的思考方式,寻求对话与解决的途径而不是使用武力。”(26)军事上的进步,不应为所在国津津乐道、夸夸其谈。因为在给本国增添一分安全的时候,可能就给他国造成一分威胁。没有哪一个国家愿意生存在一个恐惧的环境中,他们同样会发展军事,比如购买武器、加入联盟、自行科研等。如此循环反复,致使军事发展到一个电钮开关,构成对整个人类生死存亡威胁。


123456789101111页 当前第:1/11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