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选刊文化 >> 正文

吴伟民:民族成就国家,国家融合民族

2016-6-17 16:23: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2010-10-17 22:25:35 转载新浪 作者:吴伟民

 

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教授约翰·罗尔克在其编著的《世界舞台上的国际政治》一书中指出:“国家是一种制度;民族则是一个灵魂,一种精神品质。民族的形成先于国家。”(41-5)民族成就国家,国家融合民族。国家应当遵循民族的灵魂,民族应当依靠国家的呵护。否则,民族与国家就会发生冲突!

 

审视之一:法国主权与科西嘉民族独立。科西嘉民族要求独立,至20世纪7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历届法国政府为此绞尽脑汁,用尽办法,至今尚未解决。

 

科西嘉是位于法国东南部地中海沿岸的一个岛屿,面积8681平方公里,人口25.6万,是距法国本土最近的一个岛屿,因其是拿破仑的故乡而举世闻名,有“美丽岛”之称。

 

科西嘉人的祖先是克尔特——利古里亚人和古伊比里亚人的后裔,拥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是典型的一个独立民族。科西嘉岛原属于意大利境内的热那亚共和国。1768年,法国军队占领科西嘉岛,迫使热那亚国将该岛割让给法国,至此科西嘉正式归入法国版图,成为上科西嘉省和南科西嘉省。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民主意识的加强,科西嘉人提出独立建国的要求。遭遇法国政府反对之后,1976年,科西嘉人成立了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制造了大量的绑架、爆炸案。1981年“阵线”的八名领导人被法国政府判处1-3年的徒刑,结果引起该组织的疯狂报复,制造了著名的“蓝色之夜”,一夜制造了45起爆炸案,其中三起发生在巴黎。1982年,法国左派执政,给予了科西嘉特殊的法律地位和相当高的自治权,每年财政上还资助该岛114亿法郎,外加数亿法郎的欧盟津贴。1996年,该岛又被划为免税区。1982年至1989年间,对该岛罪犯实行了3次大赦。尽管如此,科西嘉人或许并不在乎政府给予金钱上的恩赐,而是不断要求扩大自治范围,成为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1764年8月31日,布达富柯写信给卢梭说,“科西嘉不怕被突然侵略所摧毁;它不需要其他民族便可以活;它能够自给自足。而且我敢说,人们发现科西嘉自然的需要和社会的需要是结合在一起的。”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写道:“欧洲还有一个很可以立法的国家,那就是科西嘉岛,这个勇敢的民族在恢复与保卫他们自由时所具有的豪迈与坚决,的确是值得有一位智者来教导他们怎样保全自由。”(42)若斯潘政府本是一个温和的开明的政府,若许可科西嘉独立,那么,法国其他少数民族就会紧紧逼进,如巴斯克地区、布列塔地区、阿尔萨斯地区、萨瓦省以及法属波利尼西亚、法国圭亚那等,不仅要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还要求独立。法国政府一方面要维护国家主权,另一方面又要维护民族权利,一直在国家主权与民族权利之间寻求平衡,因此,已对科西嘉人采取越来越宽容的管制。能否最终实现平衡,国际社会正在视目以待。

 

值得肯定的是法国政府特别是希拉克、若斯潘政府始终没有以国家主权为名而去征服科西嘉人,始终没有斥责科西嘉人在搞民族分裂。因为法国政府深知科西嘉原本不是法国的领土,而是征服所得的。而征服一个民族,是不可能让这个民族心悦诚服的,把大民族在道德、风俗、习惯基础上形成的法律制度,像藤蔓一样挂在小民族的身上,那个小民族会感到舒服吗?法国政府是理智也是明智的。阿根廷思想家多明戈·福斯托·萨米恩托(1811-1888),曾任阿根廷总统,其在《欧、非、美旅行笔记》中写道:“法国人的思想和举止,人格和小

1234567891010页 当前第:1/10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